论坛风格切换
  • 5950阅读
  • 6回复

玩石日记(五)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北洋山人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2015-12-21
     今晚继续转载。这篇文章是近期古窦兄以连载的方式在微信群中出现的,分六期,大约2个星期左右发完,每一期看完后,都不过瘾,催着抓紧发,在第六期也就是大结局,内容峰回路转,当时看完后,唏嘘不已,心情久久不能平息,甚至到现在,我还在想着文中的矮师傅,想着我们身边的他/她,想着我。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离线北洋山人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5-12-21
     介绍一下这篇文章的作者王兄,本名王斌松,网名木鱼,福州一所中学的校长,中文系出身,玩石十数年,对寿山石是发自内心的热爱,这种热爱,从这一系列的文章中展露无遗。不知大家是否听说过“听音辨石种”?这位王兄就能做到别人锯石头,仅凭耳朵,就能辨别出寿山石大部分的石种,厉害吧!
离线北洋山人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5-12-21
                                                                                                无头佛无头佛 GGLVv)  
                                                                                                  作者:木鱼(王斌松) _FVIN;!  
        上周,前往寿山,一个石农的家里,主要我是那家伙的远房的亲戚,姓陈的……奶奶的,架子好大,现在寿山人都这样,比爷爷还爷爷,先让我看田黄--我没有什么感觉,对田黄比较迟钝。嫌小,没有什么意思。结果被臭骂,说“不是亲戚还不让看”。接着看杜陵,舌头差点没有掉到地上,反正看过以后市面上的杜陵都成冰棍的棍子了。接着看水洞,歹意顿生,才知道犯罪原来就是这样产生的。接着…… =3( ZUV X  
      不过,我也知道上山买石头都是扛着保险箱去的,卖不卖还看面子,也没有特别大的想法了,立刻摆出很不屑的样子…… ;- cq#8S  
      “你玩石头这么久就整这些东西呀,有没有哪个大师的作品呀?” l7x%G@1#~W  
       顿时取得名义上胜利。 |20p#]0E+  
       看他有点急,心里暗自高兴,这些欠打击的家伙,仗着有好石头作威作福。 L3kms6ch  
       没有想到那个家伙一下就抖出一塑料袋的石头来,都是石头疙瘩,我说……又是田黄,有没有新鲜的呀?他立马不屑--看看,能够说得出来都给你…… %*s[s0$ c  
       我就从大山开始猜,掘性房栊岩,金狮峰-反正我有印象的都说了。 #MBYa&Tw7  
      他冷冷扔下几个字--无头佛! ^T<<F}@q  
      我立马接话--破石、粗石……其实心里一阵欣喜一阵紧张,怎么也是绝种的石头,见到了也开心呀,要是能够弄到……呵呵。 ] xH `  
      趁着那个老大又去整理什么宝贝给我看,我飞快地查看了一下内衣口袋里面薄薄的几小片钱--实在是寒碜得可以,估计寿山哪个亲戚要请喜酒要包红包我就得撂在这里当苦力了。 FvvF4 ,e5  
      咬咬牙,算好够回去的车费,剩余的都掏出来,好歹这回也算是裸体了。 U#Z}a d?VX  
      然后,说……石头我拿走了,钱扔在桌子上了。 ^(6.M\Q  
      一阵狂奔,跑了。 Zd~Z`B} &  
       还没有回到新店(下山了),追踪的电话已经来了。  35,SPR  
      没有天没有地的一阵狂骂……其他都没有什么印象了,倒是他的最后一句,记得特别牢--“还拿什么钱呀,都是些粗石就当作品种了,本来就是送你的,还拿什么钱……” W}Z|v M$  
       靠,肠子都悔青了。 #cmj?y()  
       回家,数了数,有6块,稍微打磨一下,发现不是那么糙,毕竟是掘性的石头。平时在石头上有交往的两个朋友,一个承德,一个山东,答应给他们一人一块,算是有福同享,也真是没有花很多钱,又占了不少的人情,想想真是值得。 U,+=>ns>  
       这周上山去的时候,碰到亲戚,倒是有老大的不好意思了,免不了又是一阵数落。他说,后来又约了几个人上山,去无头佛原来的地方挖,好像还有点东西,就是时间太迟了,有点怕人,说再过几天好好去刨点出来卖。 |~Z+Xl a  
      我的心里突然有了好多的失落。 i4uUvZ f  
     不是说挖出石头来,我手头的石头就没有价值了,我送两块石头给外地的朋友就显得没有诚意了,更不是冤枉了我当初扔下的两片的小钱。 QzV:^!0J  
     只是,寿山石头日益增长的颓势,让人不禁担心呀,能够有多少的石头可以挖呀,无头佛这样的石头在久远前应该算是粗石,寿山人应该根本是不放在眼里的,所以多少可能会存留下一些,现在却是已经到了山穷水尽要竭泽而渔的地步了。 c5t?S@b  
     周六早上,赶了藏天园的早集,确实看到摆在摊上卖的无头佛了,很冷清地呆在一个偏僻的摊上,在林林总总的寿山石里面,在纷纷闹闹的人群里,被淹没得几乎是没有几个人发现它们。 Tlf G"HzZ%  
     找了个卖老岭石的摊位坐下,和摊主闲聊,最多的话还是石头贵了、石头差了、卖了石头赚到钱也不够买石头--这样的感慨走在市场上是到处都听得到了。 7d9%L}+q  
     或许这个就是遗憾,我到底还是想到了无头佛,到什么时候才能达到天下爱石人各得其石的美好呢?不必诚惶诚恐,不必担心没有石头不必担心有虚高的价格,不必担心有奸商,不必担心有造假的石头。 ND I|;   
    可能,石头的每况愈下情况是不可逆转的 +:^tp pg  
    可能,我们也要有哪一天要诚惶诚恐地去抢像今天还是粗石的房熔岩、还是垃圾的碱性芙蓉,还如获至宝! l9SbuT$U  
     可能,整个寿山就是一尊佛,一尊没有方向的无头佛吧。 #PFf`7b,z  
     淘石头原来就是很有趣的事情,和一些卖石头的老狐狸较量,又能够以低于他的心理价位弄到自己喜欢的石头更是快事中的快事。 yCm iW %L4  
    自从弄了几块无头佛,好好琢磨了一下石头的特性(现在的无头佛的特性),整天就像个长颈鹿似的到处踅摸,希望能够让我再撞上,反正现在市面上,尤其地摊上也没有太多的宝好淘的,心里就总是带着一个邪念,弄到很大块的无头佛,最好狂大无比,床铺大也行,脸盆大也开心。 2>UyA.m0  
    现在首先明白的是无头佛基本属于掘性的石头了吧,另外石性上偏向大山(有点像),但是按照福州话讲比较"儡(好像是这个读音吧)",就是比较老性的意思,纹路也比较特别,石头不算多高档的质地,但是,估计会认识的人不多,包括那些老狐狸,哈哈。 scA&:y  
    去淘石头了,才知道缘分的重要,才知道这块石头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弄到手了也可能失手打碎了,果然呀果然—— T "dEa-O  
    首先后悔迟钝了点,头两个星期在藏天园地摊上还有见到,几块小的,在特艺城的摊位上也见到了七八块,价钱略微感觉贵点,犹豫了,没有买,等到下了决心,再弄几块,一边叮嘱自己说,这回只要没有超过多少多少就买下来,送给那些外地的朋友也格外体面呀――穷人呀,只能送这样的山药蛋级别的东西了。 N]5-#  
    去看看,地摊上哪里还有.打电话给亲戚,拐弯抹角地提到无头佛,靠,他说――你不是有了吗???还弄它干吗,然后就大宣传说,都灵的洞又转手给谁谁了,洞要被封住了,赶紧弄点都灵了.末了一句,“我现在都不弄它了你还弄它干吗"――那意思好像说,我再弄无头佛就显得没有档次,就会损坏我在他心目中的光辉形象了,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要石头了还要什么形象呀? lJ}lO,g  
    在市场上转了两周,后悔的劲头是与日俱增,现在明白了,原来心呀,也会结石,就是结的寿山石呀—— NB>fr#pb  
    其次,哀莫大于心死的是终于遇到了又被人硬生生抢去了, R[Pyrs!H  
好不容易交代了一个摊主说看看找找,内心里面也萌生了好多希望,到了周末偷了点懒,吃了一碗豆腐花慢悠悠地去了,去了就见到一堆人围在那个摊位那里,心里把菩萨耶稣真主穆罕默德都颠来倒去地念了几千遍,钻进去一看,还好还好,一个油腻腻的塑料袋装着几块石片,就是无头佛呀,就是无头佛呀,我的心里面的石头呀。 v_oNM5w  
    赶紧问价,一共***元,靠,简直以为我是自己画人民币的,犹豫一下,砍一个价钱,不肯,再回一个价钱,还是不肯,简直欺人太甚,这些老狐狸就是这样,如果你的心理被他抓住了,你得对不起钱包了,好,故伎重演,我先把石头放下,假装转身走,这下老狐狸应该肯了吧―― %pV/(/Q  
    谁知道,谁知道,旁边冒出来一个冤大头――我要了,就这个价。 'GNT'y_  
    草,这什么世道,我瞪大眼睛,看着那个老狐狸屁颠屁颠地把石头递给他,那个歹徒那个横刀夺爱的疯子一脸疙瘩眼睛长得比肚脐眼还难看,凭什么呀,凭什么呀,这什么世道呀? QDy L0l{C  
    我的天,我连杀人的念头都有了,怪不得我个哥们说过――夺石如同夺妻! :;]6\/ky  
     不是所有的摊主都是狐狸,不是所有的摊主都可憎,只是买卖双方立场不同罢了。 #,$d!l @  
    言归正传,无头佛的事情并没有完,到底是放不下的一个心结,就是多了好多潜意识――潜意识认为,不会一次以后就见不到它的身影了,不过价钱来说吧;潜意识认为,只要有利可图,这些摊主总要弄来卖;潜意识认为,会有超乎想像的事情会瞬间发生,只要做有心人. {HQ?  
    每一周都有盼头,反正周四樟林,周六藏天园,周日特艺城,那个滋味无异于等彩票开奖。 -x7b6o>$  
    从几次逛市场的经验,樟林早市基本是印章(素章)和一些芙蓉峨嵋之类,无头佛出现的可能性不大,周六和周日都是值得拼搏的。 ZG<<6y*.  
    接受上回的经验,接连几个礼拜都起了大早,藏天园的早市就是早,早上5点不到(冬天)摊主就开始拖钢丝床准备摆摊了,我就在早市边的一个斜坡蹲着,自己都觉得有点贼模贼样,虽然市场点着灯,但是对于看石头来说简直是笑话,于是到处都开始晃动手电,各个都是行色匆匆,我开始行动,左边口袋放着点钱,内衣口袋放着卡,右边口袋放着一把单珠强光手电,手里攥着一把二极管发光的短柄手电,有点盗墓贼感觉。 jYuH zf  
    见到几个熟脸,有心没事地打打招呼,终于见到了那只可爱可憎的老狐狸,假装没有看见,反正,平时学到的一些心理学的东西一定要用上,从他摊位前走过,就听见"嘿",装傻假装没有听见,再叫,继续装傻,然后慢悠悠地回一句――你还认识我呀???那次的事情都忘了呀??? 72Ft?;R  
    道义上的胜利,等于是赚到很大的人情,实话讲,石头市场上人情有的时候是很值石头的(就是值钱了)。 Cg-khRgLS  
    终于让他道歉,说了不少好话,推荐了他摊上的不少石头,并且信誓旦旦一定弥补。 }}K4 4<]u  
    也算赏脸地随便买了他一块可买可不买的原石,也没有觉得便宜多少,算是和解,毕竟我也没有必要弄得很清高,好多石头还得指望他呀.倒是他立马活泼起来,那样子好像被赶到娘家的媳妇要被夫君接回的似的,兴奋地挥舞着手指头扯东扯西. ULAAY$o@5  
    被他热情过度地寒暄过后,倒是得到一个不错的信息――他指了个大概的摊位,说可能也有一些"以前的石头",我抬头看去,摊位没有看到,只是到处都是人头,或起或伏格外壮观.起身准备顺着那个抛物线找找,猛然想起自己早上没有刷牙洗脸就对着这个家伙熏了半天,心里有些幸灾乐祸地开朗起来. #=+d;RdlW  
    没有多大想法,挤了半天,看到一个寒酸得可以的摊位,摊主不是很认识,好像是个新脸,这个好,最喜欢买新脸的东西,他不懂我的购买底限可以乱砍价,手电一扫――乱七八糟的原石\垃圾\泥巴,脏兮兮的,不像有的摊主不仅仅洗干净还打磨好上好油,心理萌生好多杂念.翻翻看看,弄出一块都是砂的都灵,一个房熔岩,继续―― \~U8<z  
哇,天,无头佛,一块! .3!=]=  
       趴在石头堆上找石头,首先就发现自己穿错了鞋子,皮鞋,体面在这里是赚不了面子,还不仅磕脚,而且心痛. %5a>@K]  
    石农弄来一桶水,估计那个桶是装泔水的,离着三丈开外就闻到了酸溜溜的味道,没有办法,洗石头总要用水不然怎么看清楚,谁叫我自己犯贱来了呢.下回买石头一定要看看皇历,要是诸事不宜就得收敛点. NtSa# $A  
    石头真是多,但是可以锯章的几乎是没有,都是奇形怪状的,更要命的是手电忘了带,石头质地怎么样,在25瓦灯泡的辉照下我要能够看清楚真是孙悟空在世了,我不禁开始骂娘,石农在旁边赔不是,他伟大的夫人开始把电视的音量调大,我嘀咕一句,她就调大一档.等到我感觉快被巨大的音波笼罩了渗透了,我就潜意识地觉得――这次买石头,我肯定是要被彻底打败了。  s y#CR4X  
    到石农家里买石头也分作三六九等,有的是只能看,不要问价(贵得不着边问了白问),有的是羊入虎口(口袋里面的钱全部都得交代了),有的是去了也白去(实在是没有什么好东西). ,%yjEO  
    我自认为这次到这个家伙家里挑石头真的是失策,淘神费事不说,简直是受罪. ;aWH`^{i  
    在石头堆里艰难跋涉了半天,始终也没有熬到到拨云见日的时候,倒是帮人家把石头都洗了一遍,真是拿自己开心呀,累的不行,站起身简直是要腰椎肩旁突出,脑袋和25瓦灯泡撞了一下,又招来他全家人的注目礼,实在觉得自己委屈,得,随便抓两块开溜吧. "ifYy>d  
    一个猛子又扎下去翻找,终于弄到两块大块的,一块是善伯旗――花得不能再花的,另外一块好像是大山――手感还好,就是根太多了.乍一看基本都是属于盖房子砌地基的石头.我自己想了,看看能不能拿回去锯章,不能锯章看看能不能雕刻什么摆件,不能雕刻什么摆件看看能不能雕刻手件,不能雕刻手件就弄个挂件,不能弄挂件就扔给老爸做假山盆景,或者放在金鱼缸里面搭个鱼窝,好歹有家庭成员住在寿山石搭的房子里面了. E_7N^htv  
    把石头递给石农估价,他七八岁的儿子先行用那沾满了鼻涕的手接过――再次恶心半天,赶紧付钱,连讨价还价的力气和欲望都没有了. i,Yv  
    落荒而逃,小巷幽深又格外没有诗意,多转了两个弯,觉得手上的两块石头格外的沉,要不是是用钱换来的,立马会被我扔了,估计扔了也没有人捡――终于到了车站,又遇到下班高峰,人要是背了,就是有孙悟空帮着你也得遭上n个罪才能成正果,这不,上960公交,一挤,塑料袋破了,石头掉下来砸到脚面,那感觉――甭提多"享受"了,把石头抱起,就是不错,反正都是粗石,质地绝对有保证,真个是分毫未损――坚强到坚硬的地步.这下在全车人的注视下,我像托塔李天王一样托着两块石头撑到了下车. h0d;a  
    一下车,就发现手机被别人“借走"了,该,祸起于手机,一天倒霉. Pf-k"7y  
到家,把石头往阳台一丢,就准备洗澡,好去去晦气,刚把卫生间的门关好,就听见老婆大人极限分贝的汽笛嗓门嚷起来了 z4{ H=  
――你到底还要不要石头,我扔了!!! ;ukwKf s  
    每次要和老婆大决战总是不由自主地败下阵来,没有办法,要害太明显了――爱石头呀。 -dZ7;n5&_  
    我飞快地穿好裤衩,一溜小跑到了阳台,这回是赤膊上阵了,和老婆大人争辩等于自寻死路,啥也别说,抓紧时间整理吧,不整理不知道自己的垃圾石头有多少,有的石头似曾相识,有的根本就陌生,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弄回来的,记起哪个哥们说过"石头多了就麻木了"之类的名言,真的是有道理.其实所谓整理就是把垃圾从阳台的这个角落堆到阳台另外角落,期间两次不慎刮到全自动洗衣机,老婆心痛洗衣机,我心痛石头――没有办法,夫妻不一条心呀,要是在封建社会,我可以用这个理由把她休了,至少可以找个小妾一起玩石头,脑袋里面杂七杂八地乱想着,很快就要完工了。 mKQ !@$*  
    折腾到了今天弄的两块石头上,心里面一阵厌恶,狗日的,那个善伯旗可能拿去给我老爸做盆景假山他也不要了,没有办法,我老爸现在对做假山的寿山石要求也很高了.不过,那个"大山"让我分外感觉特别。 t|%wVj?_  
    对大山石头的认识也有段时间了,毕竟我有个朋友认识开大山洞的陈总,大山石头那种特有的说不出的味道和手感还是很熟悉了,就好像天天吃糟菜粉干(粉条)对糟菜有了亲切了解一样.这块石头却特别的“儡",掘性的应该吧不像平时所见到的大山,但是又似曾相识,表面坑坑洼洼得比较厉害,不过挖出来的石头和开采出来的石头还是有本质区别. z45ImItH  
    别管什么,先磨个边出来看看,我飞快地把吊磨机挂好,脚踏一踩,机器嘶鸣起来,邻居习惯性地从对面阳台探出身来――你真勤奋,房子都买三年了还在自己装修!我忙不迭地说:哪里哪里.一点自己做的事,呵呵..老婆却重重在我后背拍了一巴掌――搞得到处都是灰了. y2 y W91B,  
    也顾不上许多了,我在邻居的"赞美"和老婆的欺压下,强忍着冰火两重天的摧残,很快就磨出了石头的一面,然后提溜着裤衩,托着怪石,冲过老婆的马其诺防线,直奔卧室的工作台. seB ^o}  
    探灯一打开,光线在石头表层划过一道优美的弧,我的视线仿佛瞬间凝固,这纹理,这个石质,这样特殊的结晶,莫非是――无头佛?????? 2 D>WIOX  
    有些不敢相信,毕竟这个家伙太大了些,我收到的无头佛绝大多数是小小的,10个凑一起也不如它大,怎么可能??????不过,回想我的一个老哥们说的――整天想有脸盆大的田黄收归己有,真的哪天有脸盆大的田黄摆在面前了可能又不相信它是田黄了. yk,o*g  
    不能妄断,也不能草率放弃,开始查查书――发现书本里面有关于无头佛的说法实在是太少,连图片都没有,上网看看也没有结果,干脆把几块原先收的无头佛摆出来,一一对比,真是说真亦真,说差异也有差异,不过可以确认的是――不是大山石。 f3[gA Y  
    我正拿着放大镜对着石头一阵研究,忽然就觉得后背一阵阴风袭来,转眼一看,老婆早已横刀立马站在身后――你就这样穿着裤衩到处乱晃悠是不是,你就这样什么事情都不做是不是,你就这样只管石头是不是???在老婆极其工整的排比句以及极其强大的政治攻势之后,我只好悻悻地把研究石头的念头按捺一下,不过我是决定了:这个周末好好找我的一个认石头非常强的矮师父看看,让他断一下案,看看是否真是无头佛??? ?ep93:j  
    人世间最大的煎熬就是等待,从周一到周六,闲极无聊,就把那块石头好好打磨了,并且约定了诸多朋友一起问诊,其间把两块质地最好的无头佛发给山东的和承德的两个朋友,反正我是福州人,机会还很多,适时留意总会还碰到的,好东西总是要大家一起分享呀――这可是本人在读托儿所小班时候阿姨的谆谆教诲呀. lqTTTk  
    在等待中,周六终于到了,石头我拿泡沫布包好,外面加上几层报纸,打上胶带,全真一个五花大绑之后放进一个篷布包里,估计从10层楼丢下都不会有问题,才兴冲冲地赶奔藏天园.藏天园的斜坡是我必呆之所,花了3元钱要了一杯鱼丸,将就着开始吃早饭-----猛然,肩头被人一拍,手里的杯子连鱼丸加汤汁兴奋地跳起来,溅了我一脸的葱花,回头一看,肥脸石友,连生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他纠缠着要看石头. HSE9-c =  
     我倒是有自己的想法,我想等那个矮师父一起来看,我潜意识里,他是高手中的高手,断定石头不仅准确,也会道明其中的可取可去之处,语言精准而不锋利。-----不知觉又来了几个石友,都是约定好的,肥脸石友有点急了――你等谁呀???我等那个矮师父呀. &2d^=fih  
    哪个矮师父?你说那个整天穿得像民工一样的矮师父,如果是他,你就别等了! -uHD| }  
    我一惊:为什么呀? u`O xY  
    哪个矮师父,你说那个整天穿得像民工一样的矮师父,如果是他,你就别等了,你都没有发现他好几个星期没有来了――他死了! N p$pz  
    我瞬间呆住了. (:4N#p  
    和我一样呆住的还有好几个石友,无头佛的事情大家都没有了兴趣. D4$;jz,,  
谁都知道矮师父是草根高手,而且为人低调,也从不在石头上和人家争个头破血流,身上有手艺,只认手工雕刻,从来拒绝机器雕琢,看石头出奇的厉害.我亲眼所见他花极低的价钱买了一块到处都是裂格还有杂质的月尾绿,以为他这回是掉到茅坑里了,没有想到过了两个星期,他居然弄了一棵青菜来,所有裂格的地方都被雕工化去要么成了菜叶的纹理要么雕刻成了被虫子啃食过的小洞,杂质的地方雕刻了一只蝈蝈,作势欲飞------ xlZ"F  
据说,他厉害的雕工还有龙,某某名家的雕龙技术完全是吹捧起来的,和他雕刻的龙相比简直成了泥鳅黄鳝。 ba^B$$?Bo  
草根奇人,他居然也死了。 o['HiX  
     石头在生死面前居然变得如此的单薄。 LJt#c+]Li  
     我抬头看着藏天园里熙熙攘攘的人群,心里万千感慨。 imv[xBA(d  
    玩石头久了,见到的五花八门的人也就多了,极品投机者、极品欺世盗名者、极品草根、极品高人、极品雕工、极品混蛋、极品贱人----一概俱有.最值得心痛的是草根的陨落,他们有时缺乏的仅仅是一线阳光,或者一双慧眼。 YIvJN  
    我把手探进篷布包里面,那块原石被我自己打包得如此之好,仿佛是严严实实包裹在襁褓里面的婴儿,但它却沉沉地压着我的手掌,一直压到了我心里。   在篷布包的内侧有包被压扁的七匹狼香烟,本来是拿来孝敬矮师父的,现在倒好,人不在了,香烟也被石头压成了面条,大家都郁闷起来,肥脸石友首先说话――他就是一个鬼,烟鬼和酒鬼,日子又过得很苦,一辈子都没有讨老婆养孩子,50来岁整天买最便宜最低贱的石头,花最好的工,然后又用最便宜的价钱卖掉,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工在那些店铺里面标价是多少,还有几个不知廉耻的大师,用抛光砂纸在他的作品上磨几下就署上自己的名字,真是欺世盗名---这个鬼呀,赚那点钱,吃又吃不好,穿又像刚刚干完活的民工蓬头垢面,买的酒是劣酒假酒,买的烟是大前门、友谊――都不知道他哪里弄来那些便宜到人家店里都不卖的烟来,多冷的天,喝什么破酒,结果心脏病犯了,当时连知道他辞世的人都没有,真是悲哀,一个鬼呀,太可惜了! XXBN Nr_CK  
     确实是个鬼,一个让人绝对痛惜的草根鬼! y1GVno  
      就在我的周围这些人里面,没有人知道他具体住在哪里,没有人知道他的喜怒哀乐,没有人关心得到他,没有人牵挂他,没有人能够联系得到他,甚至没有人知道他叫做什么――别人就只是给他一个代号"矮师父",这就相当于鲁迅作品里面的"阿Q"或者"孔乙己"。 M_<O'Ii3  
可怜的人,可怜的鬼! ^1sX22k  
      沉重的话题永远沉重.逝者已逝,或者只有时光才会打磨去很多的遗憾吧. r({!ejT{U  
        我的喜怒哀乐,我的无头佛! ;P3sDN   
离线凭剑行走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15-12-21
看着文章题材内容,好象不是玩石日记了,而是玩石笔记了。
等咱有了钱,一本书,一次买两本,一本撕着看,一本看着撕。
离线北洋山人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15-12-21
回 凭剑行走 的帖子
凭剑行走:看着文章题材内容,好象不是玩石日记了,而是玩石笔记了。[表情] (2015-12-21 20:50) ( _]{[dFr%  
THQ W8 V  
剑版回复神速!改成玩石笔记也不错,哈哈。。。 +AyQ4Q(-o  
离线风萧萧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15-12-23
进入一个自己喜欢的领域并坚持笔记真是不容易了。
离线末摘花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15-12-23
中文系出身的是不一样,好能写! mm#U a/~1u  
a-!"m  
玩石的世界里,也是鱼龙混杂,五味杂陈,感觉故事好多。
淡淡存在,轻轻叫嚣。
快速回复
限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