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
  • 1717阅读
  • 0回复

[诗歌]暮然(苏盛蔚)近作15首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暮然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2017-09-01
lov!o: dJ  
4S7v:1~xe  
GV1pn) 4  
影子在问:什么时候心里有天下 dn& s*  
瞅瞅你的诗——  自我、父与母,还有更多吗 [F+}V,  
V.U| #n5  
昨夜,我将内心与肢体的战争平息 4j-Xi  
把一条定海神针打入体内,脸上的风云变色 T 6'^EZZY  
AzPu)  
                                    ——   霞光与情绪 N"Z{5A  
t$`r4Lb9/  
把音乐的交响放在胸口,惦记着你的回答 F|`Hm  
把未尽的爱放在心上,许下多又多的诺言 |NlO7aQ>2H  
91/Q9xY  
我们为何总是少言少语,又确实陌生得很 &1Ok`_plO  
把对彼此恒常的兴趣前进一步爱它个一生 z[ N`s$;  
[:dY0r+  
                                      ——  今生对谁许下了诺言
,Co|-DYf}  
Usvl}{L[  
完美的夜晚是很难被拥有的,只有学会了满足 jV i) Efy  
把梦挂在夜空之上砍削,只有瘦骨伶仃配得上 Zj(AJ*r  
`Gs9Xmc|  
这一身痞子气的皮囊。过了这个夜晚不如高歌 )+#` CIv  
换一身锦衣,走一段坦途。怒目圆睁穿透漆黑 MxKS4k  
ibcRU y0%  
                                      ——  一只鹰的肺腑
nkPh,X\N0  
:@Pl pF K  
我的压力像海绵,压一压都是眼泪 Cp\6W[2+B  
为何无法战胜时钟,在上班下班之间 y RqL9t  
XPc^Tq  
坚挺8个小时,有人说我的身体已老 gt ) I(  
心却似朋克。咳!青年,好好站立啊! N% @Qf~  
$ Gf(38[w  
                               ——  再怎么昏沉也不到三十岁 KYm0@O>;  
l$KA)xbI  
妈妈端来的花生汤,红色的汤 A I2) g1m  
多希望那是一碗血啊,如此便有 \  #F  
-_g0C^:<,  
强壮的身体向尘世。可是那一碗 "nynl'Ryk  
是妈妈的血,血浓于水的血啊 #\{l"-  
'ms-*c&  
                         ——   关于身体没有仙丹只有呵护
&u ."A3(  
~12EQacOT  
WCZjXDiwJ  
把自己藏在诗里保鲜,打开都是一股 LBeF&sb6  
闷闷的火气,压抑了你啊,你躲避着 mY|)KJ  
DeVv4D:}@  
什么时候把自己藏在苍穹下,无论你 Oi.C(@^(  
怎么拨动,令人颤栗的风扔你上天际 ,Zx0%#6  
n` _{9R  
                  
                  ——  我的家在海边一身性感的潮湿 s[>,X#7 y  
v4TQX<0s  
妈妈筛的米刚刚煮上了,早上的妈妈 ma]F7dZ5  
问店老板:要好的米!老板一脸难看 5{WE~8$  
4i;{!sT  
只有我知道,好的米啊米啊,我爱吃 2QcOR4_V  
我一口吞下,吞下妈妈的斤斤计较。 !qQl@j O  
/{J4:N'B>  
                         ——  我们买的米也许少了半两
n+9=1Oo"  
?=msH=N<l  
"S]0  
有种讲不清的伤感,因为你,陌生的姑娘 oSKXt}sh  
这一天天,得嫁出多少姑娘,而我只是听 9rX&uP)j^#  
e2Pcm_Ahv*  
故事的人。我慢吞吞地寻觅安身之所,把 x8B}ZIbT9  
家安在远离海边的地方吧,讲不清也罢了 iq8<ov  
Qy<P463A(l  
                        ——   需要一个身份才可以爱一个人
Vm(y7}Aq{  
H2 {+)  
你躺在床上,欣赏屋内的黄昏 Et_bH%0  
一台音响,嚎叫的老男人,三分醉的悲伤 |^I0dR/w:  
m 9WDT  
你躺在灯光下,不敢面对漆黑 K7B/s9/xs  
城市没有星星,只有夜景,夜景,夜景 W(Fv l  
tY<4%~%X  
Jt<_zn_FG  
                   ——  你躺着时光流动
UhWNl]Z  
8'[7 )I=  
&{hL&BLr  
我不是骑在时光之垫上的流浪歌手 \)904W5R  
也只不过枕着一丝丝无望睡个安眠 n,(sBOQ  
IMFDM."s  
我不曾是太好的逐梦少年,将清秀 VcY rK4  
的脸庞埋在课桌下十多年,随后啊 %XDc,AR[  
y2d CEmhY  
便是漫长的臃肿,漫长的不被匹配 nNV'O(x}  
以情人的臃肿,模糊成臃肿的钟啊 ? (Oy\  
n ATuD  
             ——    那歌手有一个不错的嗓音
}'V5/>m[  
<c-=3}=U\  
@V sG'  
挥舞手臂在床对面的镜中,将脸蛋 ]@c+]{  
藏起来,这样或有黎明正常升起 wu!59pL  
bHYy}weZ  
如这灯光垂直,假似皎洁的月亮 4r#= *  
被拉下帷幕。关灯睡觉的男人关掉 3{64 @s  
{hjhL: pg  
整个海面。第二天,拉纤的汉子 .t-4o<7 3  
从太阳母亲的腹部拉出一条脐带 z+wA rPxc  
CS5?Ti6  
                       ——  我躺着在镜中表演一部默片
+F` S>U  
d#Y^>"|$.  
%#:{UR)E  
我还想写诗,写到头脑坏死。这是一件 Ecefi pG  
凶残的事,应该思考怎样用人与人做成的 Tya1/w4  
|Nn)m  
梯子,一步步往上爬。爬到有了妻子 K~{$oD 7!  
不必去抓那月亮。那本来就是一坨尘埃 NjScc%@y  
^WgX Qtn  
                           ——  等眼睛累了就能进入安眠
$E~`\o%Ev  
gIa+5\qYY  
i2Qz4 $z  
我们互相骂着对方,只是大声了点 Q5`*3h6p=  
我们在尊严之树上的叶子从未因此掉落 /QWvW=F2<  
4<Utmr  
我只想告诉你,稀疏的森林里我的家 kk@f L  
我们爱着彼此的着急,推搡。因为 - q1?? u  
^z IW+:  
这本来的高矮瘦弱,它挥舞着爪子 h$>-.-  
抓伤干瘪的乳房,涌出那苦涩的乳汁 xp)sBM7A  
T|eu  
                            ——   母亲说想回家了 TH&U j1  
b9J_1Gl]  
好久没有来到你们中间,大胆地 )._;~z!  
念我的诗。在我的世界里,忧伤最美 <I\/n<*  
@ $ ;q ;  
你说我唯一可以行使专制的国度 mb TEp*H  
就是高罗的星空。放低嗓音,淡淡的 QL&ZjSN  
gjwn7_  
心情。年轮像一个又一个的银圈 /sx&=[ D  
套紧我的脚裸。木麻黄被迫离开土地 t7Iv?5]N  
EzM ?Nft  
来到一个工业小城。我呼吸谨慎 {0wIR_dGX  
生怕那木头烧起来的烟太浓 5oW!YJg  
*SDs;kg  
                            ——    星空的逼仄无法阻止抒情
vjGo;+K  
a`E#F] Z  
单手,五个指头猛烈弹奏出无数个爱人 {9&;Q|D z  
另一侧的手寂寞地拨弄手机,很久未和异性 M#4p E_G  
.\ULbN3Z  
煲个电话粥。当然,被烫过舌头的那天 Eex~xiiV  
哈哈哈哈,不停地,除了大笑,会是什么? nLZTK&7}  
)Xz,j9GzJS  
                          ——   被熨过的舌头 O>b C2;+s  
.Ni\\  
                                
en4k/w_  
=vCY?I$P  
-8ywO "6  
#Yj1w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快速回复
限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