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
  • 1640阅读
  • 0回复

[诗歌]暮然(苏盛蔚)近作15首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暮然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2017-09-01
Y-,#3%bT;;  
`ZNjA},.  
LW2Sko?Yo  
影子在问:什么时候心里有天下 pq4+n'uO  
瞅瞅你的诗——  自我、父与母,还有更多吗 &"L3U  
~&KfJ  
昨夜,我将内心与肢体的战争平息 b LxV  
把一条定海神针打入体内,脸上的风云变色 *XNvb ^<  
{8UBxFIM(  
                                    ——   霞光与情绪 @&2T0UB  
bBDgyFSI <  
把音乐的交响放在胸口,惦记着你的回答 %K%8 ~B  
把未尽的爱放在心上,许下多又多的诺言 >iG`  
_`;6'}]s  
我们为何总是少言少语,又确实陌生得很 ?.,cWKGQ}  
把对彼此恒常的兴趣前进一步爱它个一生 dXdU4YJ X  
31bKgU{  
                                      ——  今生对谁许下了诺言
#}B~V3UD  
b$B5sKQ  
完美的夜晚是很难被拥有的,只有学会了满足 HD`Gi0  
把梦挂在夜空之上砍削,只有瘦骨伶仃配得上 g/Qr] :;  
zlXkD~GV  
这一身痞子气的皮囊。过了这个夜晚不如高歌 p?d Ma_ g  
换一身锦衣,走一段坦途。怒目圆睁穿透漆黑 DVCc^5#  
#b{otc)  
                                      ——  一只鹰的肺腑
P}aJvFlmP  
%r|fuwwJO  
我的压力像海绵,压一压都是眼泪 0"<g g5  
为何无法战胜时钟,在上班下班之间 xorFz{  
hL8QA!  
坚挺8个小时,有人说我的身体已老 fTH?t_e  
心却似朋克。咳!青年,好好站立啊! 6?hv ,^  
r]8B6iV  
                               ——  再怎么昏沉也不到三十岁 U2SxRFs >  
~v<r\8`OI2  
妈妈端来的花生汤,红色的汤 wN*e6dOF  
多希望那是一碗血啊,如此便有 VF 6@;5p  
qk:F6kL\`  
强壮的身体向尘世。可是那一碗 [#14atv  
是妈妈的血,血浓于水的血啊 F.T~txQ~u  
xat)9Yb}0  
                         ——   关于身体没有仙丹只有呵护
=3& WH0  
fV;&Ag*ZiV  
;rk}\M$+  
把自己藏在诗里保鲜,打开都是一股 9l(e:_`_  
闷闷的火气,压抑了你啊,你躲避着 HeF[H\a<  
EJL45R>  
什么时候把自己藏在苍穹下,无论你 @++ X H}  
怎么拨动,令人颤栗的风扔你上天际 ZtB0:'o;  
fC(lY4,H3R  
                  
                  ——  我的家在海边一身性感的潮湿 a{]1H4+bQ  
/V3*[  
妈妈筛的米刚刚煮上了,早上的妈妈 bt~-=\  
问店老板:要好的米!老板一脸难看 u wf3  
lOZ.{0{f,  
只有我知道,好的米啊米啊,我爱吃 6 rmK_Y  
我一口吞下,吞下妈妈的斤斤计较。 |F6C&GNYT  
Ue-HO  
                         ——  我们买的米也许少了半两
#7'ww*+  
W.H_G.C%  
[S$)^>0  
有种讲不清的伤感,因为你,陌生的姑娘 >5]Xl*{H)  
这一天天,得嫁出多少姑娘,而我只是听 "jAV7lP  
oY Of<J  
故事的人。我慢吞吞地寻觅安身之所,把 A$|> Jt  
家安在远离海边的地方吧,讲不清也罢了 o#w6]Fmc  
E<~/AReo  
                        ——   需要一个身份才可以爱一个人
~r|.GY  
Nz$O D_]  
你躺在床上,欣赏屋内的黄昏 ]=h Ts%]w  
一台音响,嚎叫的老男人,三分醉的悲伤 1 w\Y ._jK  
)[zyvU. J3  
你躺在灯光下,不敢面对漆黑 ZwG+rTW  
城市没有星星,只有夜景,夜景,夜景 =Jem.Ph  
9lny[{9  
BPi>SI0  
                   ——  你躺着时光流动
hW/*]7AM^  
>} ay kz*g  
?u8+F  
我不是骑在时光之垫上的流浪歌手 :G}tvFcOAF  
也只不过枕着一丝丝无望睡个安眠 U7:~@eYy  
HqN|CwGgJ:  
我不曾是太好的逐梦少年,将清秀 TTqOAo[-Z  
的脸庞埋在课桌下十多年,随后啊 3ON]c13  
-3K B:K<  
便是漫长的臃肿,漫长的不被匹配 Jr1^qY`0+  
以情人的臃肿,模糊成臃肿的钟啊 :  l]>nF4  
zBc7bbK  
             ——    那歌手有一个不错的嗓音
0.+iVOz+Y  
9:BGA/?  
nP0} vX)<  
挥舞手臂在床对面的镜中,将脸蛋 5[*MT%ms  
藏起来,这样或有黎明正常升起 UayRT#}]  
9|#h )*  
如这灯光垂直,假似皎洁的月亮 hO(HwG?8t  
被拉下帷幕。关灯睡觉的男人关掉 iJ sw:Nc  
8YYY *>  
整个海面。第二天,拉纤的汉子 _q8s 7H  
从太阳母亲的腹部拉出一条脐带 Y,)9{T  
Jg%sl& 65  
                       ——  我躺着在镜中表演一部默片
BkO"{  
)6AOP-M.9  
t+h"YiT  
我还想写诗,写到头脑坏死。这是一件 o}Xp-P   
凶残的事,应该思考怎样用人与人做成的 +{#BQbx6  
1pz6e8p:m  
梯子,一步步往上爬。爬到有了妻子 "4r 5n8  
不必去抓那月亮。那本来就是一坨尘埃 ? X:RrZ:/  
IA+>dr  
                           ——  等眼睛累了就能进入安眠
q].C>R*ux8  
EIF[e|kZ<  
}!.7QpA$  
我们互相骂着对方,只是大声了点 -''vxt?7H&  
我们在尊严之树上的叶子从未因此掉落 m7!l3W2  
i!Ne<Q  
我只想告诉你,稀疏的森林里我的家 ^Jkj/n'  
我们爱着彼此的着急,推搡。因为 )}6:Ke)  
3@}_ F<"*  
这本来的高矮瘦弱,它挥舞着爪子 )s^XVs.-  
抓伤干瘪的乳房,涌出那苦涩的乳汁 I #A`fJ  
Q!|71{5U  
                            ——   母亲说想回家了 +SP5+"y@  
_VMJq9.  
好久没有来到你们中间,大胆地 &7<~Q\XZbI  
念我的诗。在我的世界里,忧伤最美 S[ 2`7'XV  
Sa<R8X' J  
你说我唯一可以行使专制的国度 $jc>?.6  
就是高罗的星空。放低嗓音,淡淡的 6zNN 8  
$~9U-B\  
心情。年轮像一个又一个的银圈 ~#j `+  
套紧我的脚裸。木麻黄被迫离开土地 i>w>UA*t  
'7=*n_l  
来到一个工业小城。我呼吸谨慎 lL83LhE}<  
生怕那木头烧起来的烟太浓 as\V, {<  
uZ'5&k96T  
                            ——    星空的逼仄无法阻止抒情
979L]H#  
Dic(G[  
单手,五个指头猛烈弹奏出无数个爱人 _p~ `nQ=7  
另一侧的手寂寞地拨弄手机,很久未和异性 T&0tW"r?  
Z`:V~8=l  
煲个电话粥。当然,被烫过舌头的那天 3g6R<Ez  
哈哈哈哈,不停地,除了大笑,会是什么? .}0Cg2W  
^7_<rs   
                          ——   被熨过的舌头 0\i&v  
X' 3F79`  
                                
2s(K4~ee  
{uhw ^)v  
qI'a|p4fn?  
"o TwMU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快速回复
限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