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
  • 672阅读
  • 0回复

[诗歌]暮然(苏盛蔚)近作15首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暮然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2017-09-01
Vf,~MG  
~a8G 5M  
.5[LQR  
影子在问:什么时候心里有天下 < jocfTBk  
瞅瞅你的诗——  自我、父与母,还有更多吗 :86luLFm  
GZhfA ;O,  
昨夜,我将内心与肢体的战争平息 a a Y Q<  
把一条定海神针打入体内,脸上的风云变色 6L6~IXL>  
f w>Gx9  
                                    ——   霞光与情绪 SeJFZ0p  
`Py= ?[cD  
把音乐的交响放在胸口,惦记着你的回答 b\Xu1>  
把未尽的爱放在心上,许下多又多的诺言 C=_-p"O#  
r dG2| Tp  
我们为何总是少言少语,又确实陌生得很 Wo WM  
把对彼此恒常的兴趣前进一步爱它个一生 UE#Ni 5  
)!*M 71  
                                      ——  今生对谁许下了诺言
dV=5_wXZ$  
L9 YwOSb.  
完美的夜晚是很难被拥有的,只有学会了满足 #M9D" <pn}  
把梦挂在夜空之上砍削,只有瘦骨伶仃配得上 tD0>(41K  
n ua8y(W  
这一身痞子气的皮囊。过了这个夜晚不如高歌 _NqT8C4C  
换一身锦衣,走一段坦途。怒目圆睁穿透漆黑 ?*mbce[  
irw 7  
                                      ——  一只鹰的肺腑
m^x\@!N:(  
u` Qcw|R+  
我的压力像海绵,压一压都是眼泪 U9[A(  
为何无法战胜时钟,在上班下班之间 p}zk&`  
m'"VuH?^  
坚挺8个小时,有人说我的身体已老 qVe6RpS  
心却似朋克。咳!青年,好好站立啊! 8lGgp&ey  
GhQ`{iJM  
                               ——  再怎么昏沉也不到三十岁 -x\l<\*  
_v=WjN  
妈妈端来的花生汤,红色的汤 dB/I2uGl>  
多希望那是一碗血啊,如此便有 \lIHC{V\  
5qfKV&D  
强壮的身体向尘世。可是那一碗 U105u.#7  
是妈妈的血,血浓于水的血啊 WM )g(i~(  
j?hyN@ns  
                         ——   关于身体没有仙丹只有呵护
"(&`muIc  
f_2^PF>?  
58'y~Ou  
把自己藏在诗里保鲜,打开都是一股 XXmu|h  
闷闷的火气,压抑了你啊,你躲避着 < ^!eaBR4  
vUx$[/<  
什么时候把自己藏在苍穹下,无论你 i1@gHk  
怎么拨动,令人颤栗的风扔你上天际 :Zo2@8@7  
l 8us6  
                  
                  ——  我的家在海边一身性感的潮湿 H4A+Dg,  
F4(U~n<  
妈妈筛的米刚刚煮上了,早上的妈妈 D|3QLG  
问店老板:要好的米!老板一脸难看 z4:09!o_  
m|FONQ,@D  
只有我知道,好的米啊米啊,我爱吃 8k'em/M~  
我一口吞下,吞下妈妈的斤斤计较。 1 K',Vw_  
O4mWsr  
                         ——  我们买的米也许少了半两
Gfch|Q^INy  
NH6!|T  
?IO/zkeXg  
有种讲不清的伤感,因为你,陌生的姑娘 vtjG&0GSK  
这一天天,得嫁出多少姑娘,而我只是听 8Wp1L0$B  
Py< vN!  
故事的人。我慢吞吞地寻觅安身之所,把 R_DQtLI  
家安在远离海边的地方吧,讲不清也罢了 G&Sg .<hn  
` XY[  HK  
                        ——   需要一个身份才可以爱一个人
uS.a9 Q(  
"$9ZkADO  
你躺在床上,欣赏屋内的黄昏 UQr+\ u  
一台音响,嚎叫的老男人,三分醉的悲伤 VlvDodV  
(avaTUMOqy  
你躺在灯光下,不敢面对漆黑 (>23[;.0  
城市没有星星,只有夜景,夜景,夜景 $ E6uA}s  
vkLG<Y  
E"!*ASN  
                   ——  你躺着时光流动
}o.ZCACYg  
Z O^ +KE"  
aleI y}"  
我不是骑在时光之垫上的流浪歌手 hJ :+*46  
也只不过枕着一丝丝无望睡个安眠 . b"e`Bw_=  
TvR2lP  
我不曾是太好的逐梦少年,将清秀 }, H,ky  
的脸庞埋在课桌下十多年,随后啊 A{vG@Pwc:  
`JCC-\9T_  
便是漫长的臃肿,漫长的不被匹配 ADDpm-]  
以情人的臃肿,模糊成臃肿的钟啊 i%iU_`  
ZmDr$iU~  
             ——    那歌手有一个不错的嗓音
zc"eSy< w$  
RK0IkRXQd  
o0q{:An_Z  
挥舞手臂在床对面的镜中,将脸蛋 &uM?DQ`o8  
藏起来,这样或有黎明正常升起 wJ}8y4O!N  
LQe<mZ<  
如这灯光垂直,假似皎洁的月亮 "6ZatRUd  
被拉下帷幕。关灯睡觉的男人关掉 Msf yI B  
t|/ /oEY  
整个海面。第二天,拉纤的汉子 `is6\RH  
从太阳母亲的腹部拉出一条脐带 h1"#DnK7  
+VJl#sc/;  
                       ——  我躺着在镜中表演一部默片
X,p&S^  
vi'K|[!?  
kAqk~.  
我还想写诗,写到头脑坏死。这是一件 4CDmq[AVS[  
凶残的事,应该思考怎样用人与人做成的 2$jY_{B+x  
}MoCUN)I  
梯子,一步步往上爬。爬到有了妻子 %j=7e@   
不必去抓那月亮。那本来就是一坨尘埃 3M^ /   
w^r*qi"  
                           ——  等眼睛累了就能进入安眠
LnBkd:>}  
Bq'hk<ns[  
 p.zU9rID  
我们互相骂着对方,只是大声了点 &We'omq  
我们在尊严之树上的叶子从未因此掉落 .[~E}O  
Z";o{@p  
我只想告诉你,稀疏的森林里我的家 8,%y`tUn>u  
我们爱着彼此的着急,推搡。因为 J9{B  
] Qj65]  
这本来的高矮瘦弱,它挥舞着爪子 X\M0Q%8  
抓伤干瘪的乳房,涌出那苦涩的乳汁 Ff|?<\x0}A  
y9:|}Vh  
                            ——   母亲说想回家了 yBeSvsm  
;IwC`!(#  
好久没有来到你们中间,大胆地 ytHa[U  
念我的诗。在我的世界里,忧伤最美 C}wmoYikV  
W)o-aX!P  
你说我唯一可以行使专制的国度  :;rd!)5  
就是高罗的星空。放低嗓音,淡淡的 )J5(M`  
Ws'3*HAce  
心情。年轮像一个又一个的银圈 Iy\K&)5?  
套紧我的脚裸。木麻黄被迫离开土地 4WU 6CN  
SkVW8n*s  
来到一个工业小城。我呼吸谨慎 BPtU]Bv-  
生怕那木头烧起来的烟太浓 m8#+w0p)  
rWAJL9M  
                            ——    星空的逼仄无法阻止抒情
xLX:>64'o>  
T^%$  
单手,五个指头猛烈弹奏出无数个爱人 _L<IxOZh+  
另一侧的手寂寞地拨弄手机,很久未和异性 9^x'x@6  
\k;*Ej~.  
煲个电话粥。当然,被烫过舌头的那天 [r<lAS{ .  
哈哈哈哈,不停地,除了大笑,会是什么? P]bI".A8  
oX8e}  
                          ——   被熨过的舌头 P0Z1cN}  
IJhJfr0)Oo  
                                
)u7y.o  
0V }knR.l  
2zZ" }Zr#  
rd vq(\A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快速回复
限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