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
  • 7373阅读
  • 1回复

悼词(代发)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阿郑哥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2014-03-14
岁次甲午花月之今日,春寒料峭,山雨遽来,悲吊于先生之灵,呼呜哀哉!陡讣先生于公元二O一四年三月八日凌晨不幸易箦。举社同仁无不涕泪涟洳,哀痛欲绝!今惟谨瞻遗容,再拜悽挽曰:先生少学于乌山师范;壮掌长溪教政。东隅之失,乃充土产之贾;桑榆之收,乃商国是之俦。人大代表,任及古稀,政协委员,职毕终生,参编文史不遗余力,拾遗阙事,白首穷章。花笔挥于联苑而生色;华章著于《松涛》而成辉。执长溪骚苑牛耳三十余年,奋志不渝,愿为蚕烛;为芳草园丁,一万多日,自称“诗奴”。编讯盈百,收作及万。洋洋洒洒多多许,无不先生汗血;兢兢业业历历中,岂非先生迹泽。孰料海屋将筹添于期颐,诗社在备百龄之庆,不意树欲静而风不止;水欲流而冰顿结。曾不终朝,文星陨于海曲。 in#lpDa[  
呼呜!从今以后挹风无坐,立雪无门。杨堂一闭,子规长啼于夜月;马帐成空,寒螀独泣于秋风!悲哉!泪干于繐帐之下,痛哉!声咽于灵幡之前。如即能净土攸归,或化庄生之蝶;灵台不死,或归华表之鹤者,亦千秋之事也。呼呜哀哉!举社同仁含哀再拜于先生灵前,伏维尚饗! QHgkfo  
[SU;U['7  
                                      霞浦县长溪诗社   敬挽 n'qWS/0U=  
uG=~k O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5-04-10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快速回复
限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